幻灯四
幻灯三
幻灯二
幻灯一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主页 > 发展趋势 > 利企服务 >
细思极恐!美国法医回忆年初“流感病例”,疑

“美国什么时候能有一套系统性的新冠肺炎检测规定?”美国多位卫生专家于当地时间7日建议美当选总统拜登在对抗新冠肺炎疫情的计划中首先要考虑加入当前全美急缺的全国范围内的检测规定。

“在对抗新冠肺炎方面,我们没有策略,我们的策略是‘无策略’。”哈佛大学医学院检测和追踪问题专家米纳(Michael Mina)如此表示。

同时,不少美国专家认为,检测机制的缺乏也是美国当前确诊病例、住院病例和死亡病例激增的重要原因。根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的最新数据,截至美东时间7日下午5点,美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超过1488万例,死亡病例超过28.3万例。

根据CDC公布的指导规范,美国新冠肺炎死亡数据是由各州和县的法医局每天统计之后上报给CDC汇总的。怀俄明州弗里蒙特县法医局(Fremont County Coroner)副局长艾维伊(Erin Ivie)则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在检测缺乏的状态下,存在难以确定死因的情况,除非生前得到确诊,否则在检测设备不足的情况下,法医也无法进行检测,那么是否得过新冠肺炎就永远不得而知了。

“如果我们能将检测作为抗疫的一个有效手段,我认为第三波疫情有可能会避免。”旧金山公共卫生部主任考尔法克斯(Grant Colfax)表示。

细思极恐!美国法医回忆年初“流感病例”,疑很多都是新冠

检测不足造成死亡数据统计误差

目前,美国联邦政府并不要求州政府公布和报告检测数据。因此,有的州公布的是所进行的检测样本总数,有的州公布的是检测人数的总数,还有的州公布的是他们在不同检测种类中所检测的总数。拜登新冠肺炎顾问小组组长纽恩斯-史密斯(Marcella Nunes-Smith)表示:“现实是,到今天为止,我们仍面临检测不足的问题。”

美国多州地方官员和医务工作人员认为,检测不足和数据统计延迟造成的直接后果就是,美国因新冠肺炎实际死亡的人数可能远远高于官方统计数据。

“这些官方公布的统计数据并不是实时数据。”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下属的全国健康数据中心(National Center for Health Statistics)发言人兰卡舍尔(Jeff Lancashire)表示,“这些统计数据比真实数据‘迟到’了1~2个星期。”

CDC规定,各州和县的法医局每天统计新冠肺炎死亡病例之后上报。目前,在美国各州有超过一半的地方政府设立“法医办公室”(Coroner’s Office)。虽然称为“法医”,但他们的工作和职责只适用调查死亡案例,不办理刑事案件。法医对死者调查的目的在于查明死者身份、死亡原因和开具死亡证明。同州长、州议员和市长等竞选职位一样,县法医的职位要在其所在州参加竞选,多数州的法医任期为4年,并可以不受时间限制多次竞选连任。

多州法医局的法医们表示,造成美国新冠肺炎实际死亡人数被低估的原因主要包括:缺乏检测;不堪重负的地方医院在向州和县政府报告每天的死亡数据时有时间上的延误。此外,医院方面表示,他们每天上报给当地县和州政府的死亡数据并没有在政府系统内得到及时的汇总和统计。

“如何界定一位病患是否死于新冠肺炎”是目前美国存在争议的一大话题。因为,有的州需要直接检测结果显示为阳性,才可以确定为“新冠肺炎”死亡病例;而有些州需要由医生审核病人的病史来决定。这也意味着,一位法医的判断将决定如何填写“首要死亡原因”。

CDC的规定写道:“法医应该运用自己的判断,从死亡病例的症状上决定该病例是否有新冠肺炎的特征,再决定是否对死亡病例进行新冠检测。”

“有时候,法医可以通过自己的‘职业判断’进行调查,就和调查一起刑事案件一样。”艾维伊举例道,在新冠肺炎的例子上,如果其家庭成员有任何新冠肺炎的发病症状的话,这就提供了相关的证据。

法医回忆早期“流感病例”细思恐极

CDC在11月30日发表一份研究报告称,早在去年12月中旬,美国多州就有人感染了新冠肺炎,比美国官方宣布的2020年1月19日首例本土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早了1个月的时间。

在这份研究中,CDC的科学家发现,在红十字会去年12月13日至1月17日从美国9个州所收集的7389份血液样本中,高达106个样本含有新冠肺炎抗体。研究人员发现,在含有抗体的血液样本中,有39份来自去年12月13日至12月16日的俄勒冈州、加利福尼亚州和华盛顿,这表明,自去年12月中旬,新冠肺炎就已经在美国出现了感染病例。

早在3月11日的国会听证会上,美国CDC主任雷德菲尔德承认,美国存在新冠肺炎死亡病例被误认为是流感死亡病例的情况。

雷德菲尔德的结论也得到州级法医的证实。

“现在回想起很多1月和2月的流感死亡病例,我觉得自己当时的疑虑得到了验证。”阿拉巴马州谢尔比县法医局(Shelby County Coroner)法医伊万(Lina Evan)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当时的情况是,我们县突然出现了大量的养老院老年人因肺炎死亡的病例。这在当时并没有被引起太大的注意,因为很多人都是发烧、咳嗽的典型肺炎症状,而且这些老年人大多都有基础性疾病,但是,他们在流感的测试中却都被确诊为‘阴性’。”

伊万说道:“他们中有的人后来康复了,有的去世了。我当时在医院处理大量的相关案例时曾经对他们的死亡原因有所疑惑。现在才发现,他们很多人都是‘教科书版’的新冠肺炎病例,符合新冠肺炎的一切症状。但我们当时并没有检测设备,也根本不知道应该进行何种疾病的检测。”

伊万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从3月初开始,阿拉巴马州才陆续有了新冠肺炎的测试盒,到3月中旬,该州才开始进行普遍检测。

当被问及,1月和2月那些“流感检测阴性”、但是有肺炎症状的人死亡原因如何定性时,伊万表示,很多人的死亡证书上都是写着他们的基础性疾病加上COPD(慢性阻塞性肺病)引起的并发症。“因为,新冠肺炎当时并不为大家所知,也无从测试。”伊万坚信,美国政府官方统计的死亡数据是低于实际数据的。